瞎洁薄写/不要加我关注!更新不稳定的!

【all非】傻逼天使段子

龙族all非
贼傻逼
也不知道能不能发出去
①是元气囝仔里面的男主半田清在他的单行本漫画第一册里面的一句台词。


  路明非是个天使,天知道为什么他能成为一个天使。路明非在他死后思考了很久,得出了一个结论,可能是他魔法学得太好了,不当天使可惜了。

  总之路明非就是成为了一个天使。

  他生前的师姐陈墨瞳也成为了一个天使,天天穿着古希腊式的圣袍长裙,挥舞着小翅膀飞来飞去的散播爱与和平。

  是的,陈墨瞳是个爱神。天知道她为什么能成为一个爱神,反正路明非没成为,他的职位更屌——战神,厉害不。

  路明非看着自己的瘦胳膊瘦腿的,可怜巴巴的去问大天使长昂热:“您看看我这身板,是怎么当上战神的?难道战神的评选标注是谁鶸选谁吗?”

  昂热笑眯眯的回他:“可能是上帝认为你心里的能量很强吧。”

  虽然上帝可能真的认为他心里的能量很强,但是路明非本人不那么认为。

  战神天使的升级评定十分麻烦,而路明非是真的很弱,每次有狩猎恶魔的活动,路明非永远是倒数第一名,至今为止最好成绩是零只恶魔。这导致路明非都当上战神一年多了,他还是一个最鶸的低级战神,唯一技能就是让头顶的天使光环更亮点,拿来当灯泡用。


  天使也是要生活的,低级的天使分配的补给很少,所以路明非过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只能靠大天使长昂热偶尔的接济和陈墨瞳师姐心情好了请他大吃一顿过活。

  今天的陈墨瞳心情不错,请路明非去饭馆搓一顿烤肉。席间,路明非又开始跟陈墨瞳大倒苦水:“我都申请四季神这个职位申请好久了,天使长就是按着不给我批。要不是他经常救济我,我真的要觉得他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了。”

  四季神是个最最最简单的神职,就每年换季的时候下去转一圈帮人间换个季就行了,这在废宅天使路明非心里简直就是天上天下最好的职位。

  陈墨瞳沉默了,她想起上次去帮路明非问昂热他的职位申请转得怎么样了,昂热坐在高脚椅上,三对光翼在他身后舒展开来,显得他现在的心情很愉悦:“路明非求你的时候,他的那双眼睛里面只装着你。你不觉得它很好看吗,不让你心情很好吗?”

  师弟啊,陈墨瞳心想,昂热不是对你有意见,他对你可能是有意思。

  不过至少还是自家师弟,陈墨瞳也不想让小傻子路明非掉进昂热这个心黑得能去当大恶魔的天使长手里。她清咳了两声,为路明非迷茫的未来指了一条明路:“其实战神想要升级呢,也不一定就靠狩猎恶魔,还有别的方法。”

  路明非眼睛亮了:“什么方法?”

  “你可以下界,去找一个人,当他的守护天使,保证那个人的灵魂一生都不会被腐蚀。等到他老去,灵魂回归天界,那么这枚纯洁的灵魂就会算作你狩猎一只恶魔所得到的分数。”陈墨瞳竖起一根手指,点了点路明非的脑袋,路明非被她点得跟呆头鹅一样也跟着点了点脑袋。

  “这是最最最最最简单的方法了。不过现在人类的信仰不是很坚定,还是会有可能出现被恶魔腐蚀的现象出现,你得小心应对。人的一生很短暂的,很快就过去的,加油啊小师弟。”不要被昂热拿下啊!陈墨瞳在心里咆哮,桌子底下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好、好的!”路明非在陈墨瞳的目送下歪歪斜斜的飞了回去,开始准备下界的行囊。


  这是路明非成为天使之后的第一次下界,狩猎恶魔的战场一般都是在地底,直接去地下了,所以路明非如同土包子进城,对一切都非常好奇。

  虽然陈墨瞳跟他说了要找个人类保护他,可他并不知道要选个什么样的人类,他总不能随便找个人类吧?万一选到一个恶棍,那他光是抵挡侵蚀都能把法力给用完。

  在下界的天使要是把法力用完了,那是很危险的。下界离地下很近,经常会有游荡的离散恶魔出来猎食,要是一只没有法力的天使被出来猎食的恶魔抓到了,后果不堪设想。

  路明非在一个小镇的上空盘旋了半天,选中了小镇里唯一一栋教堂,打算下去看看。毕竟会去教堂礼拜的人,应该信仰都不错吧?

  路明非扇着翅膀,慢慢的降落在教堂的尖顶上,观察着进进出出的人群。

  这个小镇看上去民风平和,居民们都和和气气的,脸上都带着温暖的微笑。金发的神父站在彩色玻璃拼接而成的落地窗前,高声歌唱着圣经。他的声音低而磁性,散发着天使最喜欢的光明的力量。路明非敢断定,这绝对是一个信仰高深的信徒。

  决定了,就是他,我要守护的人类!路明非一边想着,一边飞了下去,变成了一只布丁仓鼠,趴在了教台的边沿上,等那个金发神父发现自己。

  一个天使要守护人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首先就是天使不能随意指定一个人类守护,你需要询问那个人类的意见。虽然路明非并不认为会有哪个傻哔人类会拒绝一个天使,但万一真的有这种傻哔出现了,那他也只能自认倒霉另寻下家。

  其次是天使指定一个人类守护之后,要化成实体跟在那个人类身边,时时刻刻保护他的精神不受侵害。路明非现在的化形技巧也不能变成多么高明的动物,鹰啊老虎啊这种比较帅气的动物基本是不可能的,麻雀仓鼠之流还能一试。

  最后就是,那个天使得有能力守护那个人类。路明非想了想自己的狩猎成绩,神情萎靡,对自己是否能执行好这一任务抱有极大的不自信。


 
  恺撒是这个镇子里唯一的一名牧师,年轻帅气,还很有风度,很受镇子上姑娘们的欢迎。在他任职期间,镇子上的教堂收入翻了一番。

  除了对教民们很有耐心和爱心外,他对动物也依旧如此。例如今天,他在唱完例行的圣歌之后,开始收拾东西下班,等晚上的时候再来教堂看看有没有人忏悔些什么。转头一看,他的圣经书上正趴着一只小小的仓鼠,似乎还在打瞌睡。

  恺撒挑挑眉毛,把圣经连同那只仓鼠一起抱回了家。

  不过他那时候也没想到,那只仓鼠居然还是天使变的,那位天使居然还说要守护自己,哇哦,开天辟地头一遭了。

  恺撒坐在床沿,看着路明非在半空飘着,很感兴趣似的摸了摸他背后的翅膀,吓得路明非一个打抖差点摔下来。

  “干嘛呀!天使的翅膀可是很宝贵的,”路明非护着自己的翅膀往后飘,神情紧张,“上面的每一根羽毛都不能乱动的。”

  恺撒被天使萌得举手投降:“对不起,我不知道。”他原本看着那只布丁仓鼠很可爱,还起了饲养的心思,没想到它不仅变大了还变得更可爱了。

  “唔……原谅你了。”路明非点点头,接着问,“那你到底愿不愿意让我守护你的灵魂到老啊?”
  “愿意愿意。”恺撒点头如捣蒜。

  他就说嘛,怎么可能有傻哔人类会拒绝天使。路明非气鼓鼓的想,谁制定的天使条约,真是傻逼。

  大天使长昂热打了一个喷嚏,望着前头站着准备汇报业绩的陈墨瞳,心想他真的是很久没见到路明非了,找个时间去看看吧。

  “不过你穿的这是什么?”恺撒指指路明非身上的古希腊式长袍。

  “呃,算是天使的制服吧。”路明非说。

  确实,每个天使几乎都会穿上这个样式的长袍,男女不一样,你也可以自己改动,大天使长是无所谓的。

  例如陈墨瞳,她就把她的长袍改成了迷你短裙,再穿上高帮的绑带长靴,向她的天使同僚们尽情的展示她的大长腿。该说真不愧是爱神,连打扮都那么具有时尚感,现在陈墨瞳几乎可以说是引领天使界的时尚潮流了。路明非就很懒,随便把袍子往身上一套就行了,连凉鞋都没穿,赤着脚到处乱飞。反正天使不会被染上灰尘,路明非觉得这样挺好的,只有陈墨瞳对他恨铁不成钢。

  “那,要缔结契约咯。”路明非靠近恺撒,把额头与恺撒的相抵,顺便安慰了一下面前这个普通的人类,“很简单的,不用害怕。”

  随着刺眼的白光消失,恺撒感觉到额头处传来阵阵温暖的感觉,他用手摸了摸,什么都没摸到。

  路明非在一旁打着哈欠:“这个标志只有天使或者恶魔才能看得到的啦,普通人类没法看到的,放心吧。现在你就是有主的人类啦。”他毫不客气的上了恺撒的床,裹着被子团成一个包子,“缔结契约对于我来说有点费力,我要休息会回复法力,你不要打扰我哦。”

  恺撒盯着那个被子团看了半天,直到里面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才微微露出一个笑容。

  “有主的人类?”恺撒把玩着路明非没有塞进被子里的一点头发,声音低沉,“你才是有主的天使吧。”

  不过路明非似乎没有和他争辩的意思,睡得依旧很香。


  睡眠是补充法力的最好途径,或者去找一个有着光明魔力的法师让他对你进行补魔也行,不过有能力对天使进行补魔的法师一般只存在在国家圣都的教堂里,挺难见到的。路明非可没空现在去找有魔力的法师,只能靠睡觉弥补了。

  不过他新找到的和他确定关系的人类很上道,没有打扰他的安眠,还在他醒来的时候给他准备了食物在桌子上。路明非一边小口小口喝着牛奶,一边感受着新订下的这个契约。

  守护契约能让天使准确的感受到他需要守护的人类在哪个地方,也能让人类勉强认清天使所处的方位。路明非闭着眼感受了一下,恺撒现在正在镇子上的教堂里。他吃饱喝足,很乖的帮恺撒把桌子收拾了,挥着翅膀摇摇晃晃的飞向教堂的方向。

  现在是傍晚,路明非飞到教堂顶上的时候夕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只留下一丝血红色的晚霞挂在天边,映得他的翅膀都有点红。他赤足站在教堂上的瓦顶上,晚风把他的长袍吹起,露出他显得稍为纤细的小腿。他刚想探头下去找恺撒,就突然感受到了恶魔的气息,还是领主的气息,又阴暗又湿冷,像是来自深渊一般,激得路明非打了一个寒颤。

  是恺撒!路明非惊了,他的契约者被恶魔腐蚀了!

  原本牧师这种信仰者很难被恶魔腐蚀,没想到这样的小镇里会遇见领主级别的恶魔,那可能不仅仅是牧师被侵蚀那么简单的事情了,可能整个小镇都会沦为恶魔的簇族。

  路明非感叹自己出师不利,赶紧飞下去看看情况是否发展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要是没发展到的话,说不定他还能抢救一下。

  教堂里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路明非小心翼翼的降落下来,收紧了他的翅膀。他先是给自己套了个防御罩,才敢迈步进去。

  白玉似的足尖从一排排木椅子上略过,路明非谨慎的跳到了教堂二楼悬挂着的吊灯上,观察着教堂里的情况。

  现在看上去似乎还好,除了那种被阴暗的气息包裹起来的感觉之外,路明非暂时还没嗅到关于恶魔的味道。那种感觉越来越浓重,这证明他的契约者被腐蚀得越来越快了。路明非皱紧眉头,极速的朝一楼冲去,契约告诉他,他的契约者正在一楼的忏悔室里。

  路明非找到了昏迷在忏悔室里的恺撒,他现在情况很不好,整个人散发着乌黑的魔气,只有眉心处的天使印记在散发淡淡的金光。

  哇擦,这情况没见过啊!路明非呆了,他没当过守护天使,也不知道这情况是快侵蚀完毕了还是刚开始侵蚀。

  总之不能把恺撒单独留在教堂,路明非认命般叹口气,他运气真是不好,刚遇到一个人类愿意签订契约,下一秒没看着就被恶魔找上了,这运气也是绝无仅有了。

  教堂里的魔气越来越浓了,随着太阳的降落,黑色的气息藤蔓般缓慢的缠上了彩色的玻璃落地窗,原本祥和的圣母变得和魔女别无二致。

  路明非努力背起了恺撒,差点摔倒,天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类那么重。他小心的避开了翅膀,把恺撒的手臂搭上肩膀,默念了一下咒语,瞬移回了恺撒的单人小屋。

  把重死人的男人小心的放在床上,路明非扶着头跌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气,感觉头晕目眩。瞬移这样的魔法他现在用还是勉强了,一次性消耗了大量的法力,他也不知道待会该怎么帮恺撒去除魔气,而且刚刚在触碰恺撒的时候,他明显的感觉到了魔气在吸取他光明之力。

  师姐,我好想你。路明非默默垂泪。


  总之,就算是刀山火海,男儿汉路明非也要去闯一闯了①。

  路明非爬上床,与恺撒面对面,他把额头贴近了恺撒的额头,努力回想着其他天使是怎么救助被魔气侵蚀的人类的。他抱紧了恺撒,洁白的翅膀在身后缓慢的回笼,把两个人都罩在里面。一时间光明大盛,房间里亮如白昼,无数羽毛从半空中出现,又轻飘飘的落下,这个狭小的房间内神圣得就像王国的圣都教堂。

  黑暗的魔气在光明的照耀下缓慢的消散着,路明非咬紧牙关,和恺撒贴得更近,他感受到了恺撒的手指在动,这是快要清醒的证明。路明非感觉自己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他扑扇着翅膀,把恺撒轻轻放开。

  他已经没有法力了,没有法力的天使和普通人无异,路明非感觉自己现在急需补充睡眠。

  路明非松开了抱着恺撒的手,撇撇嘴,自己那么累,可面前这个家伙睡得还挺香。可在他松开手的那一刻,恺撒睁开了眼睛,庞大的魔气如同滔天大浪汹涌而来,顺着他们相接的皮肤,从手臂一路冲向路明非的脑门,把路明非冲得一阵头晕,直直的倒进了恺撒的怀里。

  魔气……还没驱散干净吗?路明非晕晕乎乎的想。他感受到恺撒的手伸进了他的长袍里,顺着大腿往上轻柔的抚摸。

  完了,路明非想,恺撒被控制了。

  “恺撒!”路明非喊,“你清醒点,我是路明非!”

  他推了推恺撒,没推动。这个牧师人类意外的很有肌肉,比他的瘦胳膊瘦腿好多了,相比之下反而是恺撒更像个战神。

  恺撒的手已经触碰到了路明非的臀部,路明非紧张的抓住了恺撒的手,他发现他们现在这个姿势对于他来说有点危险,因为他们现在正平躺在床上,总的来说是恺撒躺在床上路明非躺在恺撒的身上。

  这个姿势,让路明非有种贞操不保的感觉。

  “我靠?”路明非大惊。他不小心对上了恺撒的眼睛,原本他湛蓝色的眼瞳已经转化为深红色,这正是转化为恶魔的象征。

  “你真的是战神天使吗?你们天界的评选怎么越来越差了?”就在路明非推也推不动,想也想不出法子的时候,被魔化的恺撒出声了。

  路明非大惊失色:“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职位?难道你现在已经被附身了吗?”

  恺撒好心情的眯眯眼睛,直起身靠在床头,顺势让路明非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另一只手还托着他的臀部,还恶趣味的拍了拍,吓得路明非一个哆嗦差点掉下去。

  “你你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路明非揪着恺撒的衣领,神情紧张,反正他现在也没有法力了,干脆试试看能不能从被附身的恺撒嘴里套出点什么来,“我明明已经用咒语驱散魔气了,为什么你……”

  “你不会还真的以为,我就是个普通的人类牧师吧?”恺撒问,还捏了捏路明非柔软的耳垂,“事先声明,一个纯人类是不能承受一个领主级别恶魔的魔气的。”

  “???”路明非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乱,“你不是纯人类?”

  “你说呢?”恺撒见路明非没有理他放在下面的那只手,得寸进尺的开始向上攀延。

  路明非嫌麻烦就随便套了一件长袍就出来了,就在腰部那里系了一根松松的带子,很容易就被恺撒给扯断了,甚至还不用动手,从他指尖蔓延出来的魔气都能轻易的腐蚀掉它。

  路明非感觉越来越不对劲,赶紧按住恺撒作乱的手,神情莫名的盯着他:“你难道是半精灵?”精灵混血种什么的。

  恺撒被路明非弄得笑了出来,在路明非的耳边笑得整个人都一耸一耸的,吐出的热气让路明非的耳朵都红了。

  “不是,我不是人类。”恺撒压低声音,在路明非耳边说,“我是领主,恶魔领主。”

  “不、不可能!”路明非震惊了,他握住恺撒的肩膀想要和他推开距离,却被恺撒压着腰越搂越紧。“你不可能是恶魔!我和你签订过契约了,恶魔是不可能和天使签订契约的!”

  “你放开我!”路明非挣扎,却觉得大腿内部像是火烧一样疼了起来,那种疼痛向着全身蔓延,路明非的身子立刻虚软了下来,怎么推也无法推动恺撒。

  恺撒笑了,笑容很是阳光英俊:“感受到了吗?恶魔的……印记。”

  路明非的头靠在恺撒的肩膀上,被疼痛搞得迷糊起来,眼睛里还因为疼痛而产生了泪水。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路明非咬牙切齿的问。

  恺撒倒是心情很好:“就在你和我签订契约的时候啊。这只能怪你业务不精了,一个天使居然不清楚面前这个要签订契约的人是不是人类,这可是有点好笑了。不过这仅仅是个临时的印记,要想加深它,我们还得做一件事。”

  “想知道是什么事吗?”恺撒笑着问。

  不……他一点都不想知道。路明非很想这样对恺撒说,可是他现在疼得动也动不了,全身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意识渐渐离开了他,翅膀也跟着萎靡了下来。

  “是……交(括号)配啊。”恺撒在路明非耳边低声说,可是路明非已经听不到了。

  “哼。”恺撒看着怀里晕过去的路明非,眼睛里盛满笑意,“敢和恶魔领主签订守护契约的傻天使,可能五百年来就出你一个吧。”

  他缓慢的褪下了路明非的长袍,露出怀中天使光洁的皮肤,享受一般在上面印下了自己的吻。

  “没想到……自己送上门来了。”



(没有车的别想了)




  路明非挥舞着翅膀好不容易逃回了天界,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他家看漫画的陈墨瞳。路明非仿佛是找到了亲人一般扑上去大哭:“师姐救命啊!我被恶魔下印记了!”

  陈墨瞳手里的漫画掉了下来,不可置信:“你是路明非?你的法力怎么就剩那么点了?你身上怎么那么多魔气?你……你说被恶魔下印记了?”

  “我靠!”陈墨瞳暴跳如雷,像一只狂怒的母豹子般跳了起来,“我叫你去当人类的守护天使!不是叫你去当恶魔的守护天使!”

  路明非小媳妇一般土下座,朝陈墨瞳默默辩解:“我不知道那个人是恶魔……”

  “算了,事到如今,还是先消去你身上的魔气再说,不然昂热可能会亲自把你从里到外都‘清洗’一遍。”陈墨瞳真的很想把路明非胖揍一顿,但现在明显不行,她的小师弟看上去才刚刚逃出生天,而且还满身魔气。恶魔给人下印记的方式是什么来着,好像是……算了,陈墨瞳不敢想下去。

  她痛心疾首的看着路明非,这倒霉孩子也不知道拿点什么遮一遮,满身魔气就上天了,要是昂热知道了还了得。

  啪叽,一件外袍丢到了路明非低着的头上。“现在,披上这个,跟我去圣水池,我们要洗掉你身上的气味。”陈墨瞳冷酷的扫了一眼路明非,“至于恶魔印记,我会有办法的。”

 

end?

评论(27)
热度(608)

© 呱明 | Powered by LOFTER